展开
当前位置首页 > 航运微讯

不比男船员逊色的女船员——郭咏恩

共有人阅读了本条资讯[发布评论][打印内容][关闭页面]

19岁那年,刚毕业的郭咏恩选择成为一名船员,成为一名在20多位海员中唯一的香港人和女生。别人常问她:“为何那么傻?”但她当时不懂。作为一名船员,要抵得住与世隔绝、肮脏高温、大浪大雪、体力劳动、每天一样的菜式、24小时对着同一伙人的生活……但北极圈风景足以让她爱上船员这一职业。

后来才明白,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出海,等于数个月无网络、无电话;寂寞来袭,只能依靠数天一封的电邮。与岸上的人永远隔着海洋、时差及Delay的回应。失去男友、错过亲人最后一面,Joanna曾问自己:“值得吗?”

郭咏恩

一次出海,快到挪威之际,郭咏恩从机房跑上夹板拍照,衣服也赶不及穿。那是艰辛的工作期间最快乐的时刻。

船上唯一女性 自感不比男船员逊色

九年前,她在香港专业教育学院机械工程系毕业后,就投身航运业。当初选择成为船员,只是因为不喜欢天天坐班的工作,载沉载浮就是九年,从见习管轮(Junior Engineer)逐渐跃升至大管轮(Second Engineer),她每天分配工作给下属,负责检查、修理、及更换货船零件。与甲板上工作不同,机房工作大部分时间不见天日。

航运业是出名的艰辛,一般人认为女性无法忍受。郭咏恩的公司聘请大量印度人,她在船上是唯一的香港人、唯一的女性。郭咏恩认为,女船员同样胜任海员工作:“女性通常较细心、做事较仔细,有时同事有争执,女性说话亦较‘易入耳’。”遇上费力的工作,男同事还会主动帮忙。

郭咏恩在船舶公司总部

郭咏恩有时会回船舶公司总部上班,这是郭咏恩从公司走来,身穿深蓝裇衫、针织外套的照片。身型中等的她留一头鸟黑的直头发简单束起,只是,没有最新潮的发型、发色及妆容。

风雪下的工作:呕到黄胆水都吐出来

郭咏恩所属的公司提供货船管理服务,一艘可载几百至几千个货柜箱不等。每次出海,短则两个月,长则四个月。俗语有云“行船走马三分险”,虽然现今船舶性能已大大提升,但坏天气难防。郭咏恩第一次出海时,就要在零下10度、暴风雪的甲板上工作,她还试过遇上大风浪,一天到晚不断呕吐,呕到黄胆水都出来,靠同行船员提醒,才知道呕也要进食,因为呕食物总好过呕黄胆水。要熬过严寒、习惯颠簸,才算通过海员的“成人礼”。

郭咏恩停下来休息

完成一项工作后,浑身汗水,郭咏恩停下来休息,同事拍下累透一刻。

机房长年处于摄氏40至50度之间,接近中东时可达60度,郭咏恩淡淡然描述。高温的环境下,他们还要穿长袖工作服。男船员还可以赤裸上身,而女士不但不能,还要穿内衣打底防透,非常局促。海员作息时因天气、泊岸时间、机件故障而改变,郭咏恩试过连续两天不眠不休地修理零件。

郭咏恩与其他船员

郭咏恩的同事都是男性,以印度人为主,所以他们每天都吃咖喱。

郭咏恩笑道,成为海员的满足感在于“回到香港打开银行户口,发现里头很多钱。”难忘的却是趁年轻,已到过不同地方。初次出海,郭咏恩就飞到冰岛上船。此后,挪威、冰岛,加拿大、美国、巴西、墨西哥都是时常停泊的地方,很多码头都不是旅客或居民常到之处,更是难得的美景。虽然每次停泊时间都只有半天或一天,但当时年轻的郭咏恩以前没想过可去那么远的地方,新奇的感觉、北极圈的美景,陪她安然渡了这个艰辛却刺激的“蜜月期”。

泊岸休息中的郭咏恩

货船有时泊岸数小时至一天,船员计好交通时间才能到附近走个圈。

一年7、8个月在海上 没网络 卫星电话贵 靠电邮联络

郭咏恩年中大概7、8个月都在海上,其余时间在香港等船,或专业考试。长年不在香港,郭咏恩觉得跟家人朋友的关系反而变得更好,因为大家更珍惜相处的时间。

无论锯木、打磨、维修零件,郭咏恩都要学会

无论锯木、打磨、维修零件,郭咏恩都要学会。

五年恋情因距离告终 错过亲人最后一面问自己:“值得吗?”

海洋与陆地的距离,带来澄净的星空,抬头便能凝视银河。蓦然回首,却发现自己跟很多亲密的人越走越远。

太平洋由东至西,最阔15500公里,而香港仅阔36公里。船上的人与岸上的人永远隔着海洋、时差及延迟的回应。delay入行时,有位刚拍拖不久的男友,每次都发长长的电邮,光是回覆也须一小时。由于船长每天只发一次电邮,加上两地时差,由男友发出电邮,至收到她的回复,中间已相隔数天。久而久至,大家渐生隙缝:“写信当刻的问题,到收到回覆时或者已解决了,心情亦已改变了。”郭咏恩佩服男友熬过五年,才跟她分手。

亲友结婚、产子,她总是不在。每逢大时大节,她特别思乡。中秋节时,唯有自己走上甲板看月亮,或在泊岸时到唐人街找月饼。寂寞来袭、多愁善感起来时,唯有“躲起来哭,在房间听几首广东歌,然后睡觉,睡醒就没事。”寂寞可以抵抗,生死之事却不能。

工作中的郭咏恩

郭咏恩将要进行管道检查。

两年前,在大西洋驶往欧洲之际,船长转告她一通电话,得知公公病危入院,已在弥留状态。郭咏恩在电话旁啜泣,但货船最快七天后才泊岸德国,她知道不能在公公离世前见她最后一面:“那时有问自己,值得吗?”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刻,重看当初的选择,甚至质疑自己。有时回首发现,当时的选择自有其因缘。

后悔无用,郭咏恩毕竟将自己的花样年华都献给了大海,觉得没理由放弃,她的最终目标是通过轮机长(Chief Engineer)的考试,虽然试很难考,但她屡败屡战。如今香港没有女轮机长,如果郭咏恩成功,她将是首名港产女轮机长。

郭咏恩与一众海员在派对中。

郭咏恩与一众海员在派对中。郭咏恩说,遇上合拍同事,最为难得。

国际海员
资讯推荐
邮轮乘务
热门资讯
轨道客运
随机阅读